大家都在搜

我与至道学宫,白云先生,诀别,离职报告



  攻击壶子居的事件发生后,天文小组一片哗然。 群里有朋友私下问我,壶子居的事情怎么回事。会不会影响二群?我答:只要我还是天

  文二群的管理员,我就尽量让天文群是个纯粹的学术交流之地,不参与纷争,我们是来学习 的,不是来吵架骂人的。

  可惜,我没有想到变化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我只能说抱歉了,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 幕实实在在的让我恶心到了。昨天晚上天文组的创建元老孤桐和大红突然决定退出学宫,让 我协助维持一下群内秩序,他们发布完离开声明后,我一直劝天文二群的群友保持冷静,因 为天文一群的战火之前并未波及到这里,大家都是满头雾水的吃瓜群众罢了。本来分分合合 很正常,群里有些人表示惋惜,不舍,这也很正常,毕竟大红几位的辛苦和劳动成果大家是 看在眼里的。

  但这一切在白云先生助理和运营中心粉墨登场后,情势就一边倒地转变了。我之前很少 看到过白云先生助理和运营中心说话,他们的此番表演让我大开眼界,我以为我看到的是泼 妇骂街,一旁有流氓打手吆五喝六帮腔做事的景象。这哪里是我希望的——复兴华夏文明的 学校,这分明就是黑社会在扫街。所以我决定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走之前,我有义务给那 些同我怀着一样目的而来的朋友,尤其是天文二群,二群学习小组帮着我普及天文知识的朋 友,告诉他们我的所知所想。

  虽然我进入学宫的群没有几个月,但并不妨碍我作为一个正常人,一个能够独立思考的 旁观者,来审视最近发生的这一出出闹剧。

  (一)攻击壶子居的事件

  2019 年 3 月 17 日,迴溪在天文一群发了一个与白云先生的聊录:

  

 

  于是天文一群炸窝了。有说这是私聊的东西,怎么发到大群,太伤人了。有说壶子居水 平不行还来解字。天文组的人愤愤不平,觉得先生刚表扬天文组把 80 分的期待做成了 120 分, 怎么会如此贬低自己人,都觉得这聊录是伪造之物。不少人去找白云助理和运营中心求证, 很久之后,运营中心出来证实确为先生所说。紧接着迴溪便说,天文组太狂了,本来先生是 让她私下跟壶子居说,但她就是故意放在大群里说。言下之意,要教训一下天文组。

  这件事情如果仅仅是迴溪的个人行为,到这里其实很容易解决,只要运营中心说迴溪违 反白云先生的意愿,把私下的指导意见变成了公开的批评,造成很坏的影响,按照群规不得 人身攻击这条,警告移除,再安抚一下壶子居就是了。但是很诡异,运营中心只证实了聊录 的真实性,而不对一群的纷乱做任何的处理和引导。而且每一次迴溪的攻击,都有很多跟风 帮腔者。结合两天后,迴溪被邀请进入大红、壶子居几人离开后的天文组,还有运营中心公 告里的解释:发于天文一群的聊录,原本是要私发给壶子居,本意劝壶子居谨慎解字,发到 社群是会错意、误操作;

  再结合白云助理领着一帮人在半夜子时进行了长篇大论地批斗,认为大红三人团从来不 听学宫的指挥,是土匪作风,是垃圾的合流之类的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迴溪的攻击本身 就是一次有预谋的攻击。而且是在运营中心和白云助理的授意下进行的。绝非误操作!

  (二)关于大红三人团和我的搭档月曦

  因为《星空帝国》带读以及同为天文二群管理员,月曦是我进入天文小组私下交流最多 的人,大红其次,但以工作交流居多,论私交月曦要好于大红。大红和孤桐在临别声明的时 候,都说了一句他们还没走,月曦就迫不及待地在天文群里忙着接管,这一点我不太认同。 尽管他们并肩作战的时间要远长于我,但每个人有每个人选择战队的权利,月曦做的也无可 厚非。

  当然大红他们愤愤不平也非空穴来风,之前几天,大红和壶子居回来跟我们几个管理员 说,学宫要求全群清除报晓,理由是学宫要接管报晓的地理群,报晓不肯。大红、壶子居认 为地理群是报晓自己经营的私人群,他自己花了很大财力精力,请了不少业内专家,属于人 家的个人私事,与学宫无关。学宫不花一分钱就想接管人家的心血,说不过去。而且报晓为 天文组免费提供了许多珍贵资料,帮了不少忙。如果因为学宫此次的行为,天文组就把报晓 踢出去,以后还有谁会帮我们。

  我因为时间短,和报晓基本不熟,但我也是志愿者,本着公私分清的原则,在表决要不 要清除报晓的时候,我投了反对票,只有月曦投了赞成票。后来,大红去和运营中心商量, 能不能留下报晓,为天文组贡献力量。据说运营中心同意了。这可能就是后续事情的导火索 之一,同时也是白云助理指责天文组三人团向来不接受学宫指挥的罪名之一吧。

  在壶子居事件出来以后,壶子居觉得“士可杀不可辱”打算退群,在大家都在挽留之际, 月曦又一次认为壶子居应该退出。这一次,我有些物伤其类,不过还是那句话,“人各有志”, 无可厚非。

  (三)日历项目

  日历项目据说是天文组的一等大事,大红几个整天都在忙活这个,壶子居因为熬夜去年 还住了院。但这个项目我来得晚,并没有参与,还是昨天从白云助理口中听说,这个项目是 她发起的。她和运营中心一致认为大红他们在用项目要挟学宫。我觉得这个就可笑了,如果 说是公益项目,志愿者免费出把力很正常。但如果是商业行为,难道不应该从一开始就跟项 目执行人谈妥制作费用或者分成问题么?怎么快接近尾声了,执行人才去谈,而且没谈拢。 大红说,一开始本来没打算跟学宫提钱的事情,但后来工作量太大了,参与者成天的熬 夜,都有点吃不消,所以才厚着脸皮去谈制作费用,而且有一部分作为天文组的经费。这个 解释我认为相对靠谱,从昨天孤桐和大红还有之前壶子居的退群声明看,这三个人都是能干 活不会喊冤的老实人,直到昨天还想方设法地找白云先生评理。说的刻薄些,这三位都是追 星族,自己搭时间精力帮着偶像演唱会做宣传,结果被工作人员指使的团团转,就是不让跟

  自己偶像见个面。 至于日历项目就更容易理解了,好比教堂的神父说教堂里缺几把凳子,有几个木匠去做

  了,发现牧师根本没有给钱的意思,只好捏着衣角,扭扭捏捏地问,能给点木料钱不?牧师 勃然大怒,你们都是耶和华的子民,为教堂出力难道不是本分么?你们简直都是该死的异教 徒,把凳子留下,从此滚出我的教堂。

  公众号的事可以此类比。

  (四)关于学宫、志愿者与韭菜

  我进学宫的群至少有 7、8 个,大多数几乎天天在吵架,只要有只言片语与白云先生的论 点不同,不是被踢就是群起而攻之,大多数人并没有自己的观点,只是复制粘贴白云先生的 文章,用碎片化文字去攻击对方,有时候是为了攻击而攻击。我很诧异,白云先生不是说至 道学宫是所学校,是为了华夏弘道而立,不是个人崇拜的场所么,这一直是我非常困惑的一 点。后来在某个群看到转发的壶子居说卦,我觉得水平不错,所以辗转到了天文群。天文一 群虽然也偶有吵架现象,但多少还有些原创的知识输出,这是其他主题群根本没有的。

  后来我进了天文小组,没多久应大红之邀,成为天文二群的管理员。因为二群是面向公 众的,我跟大红几个天文组的负责人就商量,不用过激的管理手段,我们的目的是普及华夏 天文,引导许多迷茫的人,感受古人的智慧,从而拥有一颗向道之心。有了这个前提,从一 开始,我就秉持二群是个学术交流的场所,可辩论不可争吵甚至人身攻击的原则。我很欣慰, 在刻意的天文话题引导之下,二群几天后有了些学术交流的氛围。

  之后有几次只是群里有人提出了与白云先生不同的观点,月曦就把人踢了出去,我其实 并不认同。等我进了学宫的管理员群,我这才深刻体会到,原来在正宗的学宫人眼里,我们 锚定的不是天地阴阳之道,而是白云先生的文章。白云先生就代表天道,学宫就是华夏,除 此之外,都是邪魔外道,不认可白云先生就不是同道。管理员群的吵架天天不停,今天踢了 这个,哪怕前几天还同道同道地叫着,只要一出局,立马儿就被宣布为叛徒,全群清理。我 默默地打开了许多群的消息免打扰。我是来学习华夏之道,华夏古天文大智慧的,不是来吵

  架为意识形态站队的。在我看来,《黄帝内经》里能让轩辕黄帝起身再拜,藏之金柜,铸之 心肺的东西,不是内经本身,也不是黄帝岐伯本人,而是历代祖先花了几千年积累下来的生 存智慧。

  本来以为能看到华夏祖学发扬光大,没想到又是一番人事倾轧的龌龊事。 不过总算,几个月时间让我看清了白云先生及至道学宫的本质,白云先生的文章所显露

  出的才情不容否认,确实有很多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即便我彻底退出至道学宫这个菜市场, 我依然会对白云先生的前期文章表示欣赏。但对其人品我就是另外一个态度,因为从来没见 过本人,甚至整个学宫群都找不到一张照片,据说有个群曾流出一张模糊照,便惹的群主勃 然大怒,风波大起。

  至道学宫刻意在保持白云先生的神秘感,一个“非”字的解读就可以顺利地找到白云先 生,而且还有一番交浅言深的嘱托,而大红、壶子居这些效力多时的粉丝志愿者,而且又是 天文组负责人,连辗转带话都难于上青天,不诡异么?

  至道学宫的管理员们天天在转发白云先生的文章,有时是只言片语,吵架时的语录版, 刻意在营造一个事实,白云先生是一个通天彻地的大圣人,直逼老庄,脚踩孔孟,又或是自 比毛委员,明太祖,王夫之,哦,还有秦始皇(连叛徒都被称为赵高),至于其他,不过是 垃圾水平。

  前两天据说学宫以天文群为模版,开始了历史群,我几番婉拒还是被拉了进去,然后就 听到历史群的群规是,每个人都至少要转发白云先生的文章 10 篇以上,而且要打开微信朋友 圈的陌生人权限,以便管理员去检查核对,如有不遵就踢出群,以后群管理转白云先生的文 章,群员也必须转朋友圈。我听完,愣了几秒钟,毫不犹豫地点了退出键。我是来学习的, 不是来卖身为奴的。

  结合管理员群的表现,历史群的新模式,昨天运营中心和白云助理的言辞表现,我觉得, 至道学宫内的打压排挤洗脑,其实是运营中心刻意培养的,甚至是从罪名罗织,证据剪辑, 到谁打头阵,谁批次攻击,都有非常娴熟的套路,这可能就是韬略课的现实应用吧。以这种 专业抹杀手段,壶子居、大红、孤桐这三位的反击简直是弱爆了,如同受了委屈的孩子,欲 哭无泪。

  大红几个还曾怀疑白云先生被运营中心控制了,但我觉得这只怕也是一厢情愿。白云先 生的狂傲是有目共睹的,有人解说,先生的眼光太高了,简直就是俯视众生,所以像壶子居 即便被白云先生评价为没有天分,也应该感到荣幸,而不是委屈。

  这种论调或许我身在至道学宫之外还能一听,但身在其中此刻的我只能呵呵了。大家都 把白云先生当做是全面复兴华夏文明的一面旗帜,但是有哪一个成大事的人,不是虚怀若谷, 求贤若渴,千金买马骨。项羽气走范曾,落的乌江自刎。古往今来,有颐指气使,把贬低别 人,往追随者脑袋上泼洗脚水当乐趣的成功者么?

  华夏正在复兴,是在习大这样,反复提倡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敦厚长者领导下才能实现的 事情,我们中国人团结朋友,是靠替别人着想,互利互惠实现的。复兴华夏文明也是如此, 我们需要的仍然是肯踏踏实实做事,说话做事都中正平和的敦厚君子,而不是像至道学宫这

  样,成天白云先生至上,不同意就骂死你。这跟特朗普天天喊美国优先,不认同就发动战争 有什么区别?

  我为什么之前用基督教讲了比喻,因为不允许出现其他声音的组织,其本质就是一个教 派,而且是一神教。美国是美元教,至道学宫是白云净土教,举天下之大,只有学宫这一块 净土能承载华夏之道,这样的洗脑灌输可笑不?

  其实一点都不可笑,虽然他们成天都在批斗狒狒,牧羊,其实志愿者、追随者在他们眼 里,跟牧师眼里的信徒没什么区别,你需要献上你的虔诚,献上你兜里的银子,你的流量, 你的时间,还有你的膝盖,凡有质疑和索取回报的想法皆是罪孽。如果再看看,有些群唯恐 天下不乱,甚至攻击政府的言论,

  就差给政府脸上写个“蠢”字,我就更不寒而栗,我分不清他们是五毛还是美分。这一 届政府是我最认可的一届,是真打算为国为民谋福利的一届,即便现实中有各种不如意,但 国家正在稳步向好,我们的民族自信正在稳步提升,这都是实干出来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 能耐心等待,或是助力一把。

  现在的至道学宫就是一个垃圾组织,有神秘的灵魂人物,不算丰富的产品线,已经收获 膝盖的二极管粉丝,而且数以千计,怎么看,也都是份不小的家业了,但也正是家业大了, 所以才肆无忌惮了。对于这种进一步便是邪教的组织,我只能有多远躲多远。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有道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所以我从来没打算劝谁与我一 起躲远些,借月曦劝我的话,“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这篇东西,只是 对我进至道学宫的一个告别总结,也算是给询问我何去何从的朋友的一个交代。

  至于发出去,至道学宫的韭菜们会如何污言秽语,我都当它是放狗屁,九万里长风,都 吹不到我身边来,我又何惧。

  话一说完,身心都通泰了。 静心读书,回归中正品和的华夏之道,才是我辈归宿!




上一篇:揭秘巅峰盛典-学术荔医万人植发公益援助行动
下一篇:售价15.48万—18.18万 东风悦达起亚新一代KX5惊艳上市 诚意而至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